责编:白頔   李燕飞     

值此炎炎夏日,虽然电扇劲吹空调送风,摇扇纳凉的情景已不复可见,但折扇在收藏市场上的热度却不断升温。作为有着悠久历史的文玩雅物,折扇在我国从古到今一直都被历朝历代的文人雅士所钟爱。近几年,随着折扇市场行情的持续走高,其销量也直线上升,越来越多的藏家开始将其作为自己的收藏新宠。本期专题,就请您和小编一起来感受折扇,这一怀袖雅物所带给我们的“徐徐清风”。

半为风雅半为金 扇面能否继续领跑“小众收藏”

在书画收藏界,一贯以来有“一手卷、二册页、三中堂、四条屏、五楹联、六扇面”的收藏准则,这让扇面一直以配角的身份出现在艺术市场中。不过,这个规则在近几年悄然发生着变化,扇面收藏开始跳出原先的局限。随着各大拍卖行的精心组织,不断以专场出现的扇面拍卖,也在这两年不断地刷新着拍卖纪录。[详细]

扇面收藏逐渐升温 中小名家扇面成潜力股

存世的历代名家扇面有限,我们看到更多的是在历史上有一定影响的中小名家的扇面作品。随着人们对扇面的艺术价值、收藏价值以及投资价值的进一步认可,这些中小名家的作品必然有着巨大的挖掘潜力和升值空间。[详细]

扇骨的材质:竹木牙角的大千世界

从材质来说,扇骨以竹木为主,囊括了许多种竹子,如玉竹、湘妃竹、佛肚竹、桃丝竹、芝麻竹等名贵品种。在扇骨的世界里,各种竹子几乎无一遗漏。在木质上,最初使用松木、桧木制作扇骨,后来采用紫檀、檀香、红木、乌木、黄杨、楠木、鸡翅木等,任何上好的木料都可用在扇骨上。[详细]

扇骨的造型:叹为观止的工艺技术

在传世的古董文物中,扇面书画除讲究名家挥毫外,扇骨的制作也极尽奢华,紫檀、乌木、玳瑁、象牙、斑竹、兽骨争妍斗奇;阳雕、微刻、镶嵌、髹漆、烫花、手绘锦上添花。另外,在扇骨聚头处的柄部形状俗称“头型”,头型在折扇初兴之时仅有几种,一种是方头和圆头,另有从日本传入的“和尚头”。[详细]

扇骨雕刻:高手辈出各显功夫

折扇扇骨的雕刻历史悠久,已成为了一门独特的艺术。雕刻也是扇骨装饰中最普遍、最常见的手法,尤其对竹骨而言。扇骨之所以能够成为一个单独的收藏品类,雕刻工艺不能不说是藏家看重的一个方面,也是赏析和估价的重要因素之一。竹刻在唐代已走向成熟,宋代更趋完善,明清两代竹刻高手辈出,精品层出不穷。[详细]

姜辉:名家精品折扇值得收藏

近几年,折扇的市场价格节节攀升,由此也引发了一股收藏折扇的新热潮。那么,折扇的收藏价值究竟何在?又有哪些折扇值得去购藏呢?近日,北京万隆拍卖公司副总经理、折扇收藏家姜辉在接受利来国际娱乐采访时,给出了自己的看法。[详细]

选扇:材质工艺为重

据收藏家郭燕京介绍,目前,市面上用来制作折扇的竹材主要有湘妃竹、梅鹿竹、凤眼竹、罗汉竹、棕竹、紫竹,毛竹等几类。在选购这些折扇时,首先要看竹材的品质。一方面,要观察其侧面及表面的棕眼大小,棕眼较小的竹子相对比较致密,其品质也相对较高。另一方面,要看竹材表面是否存在黑筋和阴皮,好的竹子两面的表皮应该做到温润如玉,洁净无杂质。再有就是对于斑竹类的竹材来说,还要看其表面的花纹是否美观。“以湘妃竹为例,一般以具备‘紫花腊地’特征的湘妃竹为最佳,而且一把折扇中两根大骨上的花纹也要尽量保持一致。”[详细]

购扇:谨防作伪仿品

随着折扇收藏的逐渐升温,如今市面上也出现了一批仿品和伪作。对于折扇的辨伪,收藏家郭燕京认为,第一就是要注意那些带有雕刻工艺的扇骨,因为这些扇骨往往是作伪的重灾区。郭燕京指出,其中一种作伪方式是将一些原来没有留下刻骨人名字的老扇骨,刻上过去某位大师的名字,让人误以为是一把名家制作的老扇骨。另外一种作伪方式就是由今人直接仿刻老扇骨。第二,就是要注意以湘妃竹为代表的带有花纹的竹制扇骨。郭燕京指出,由于这类扇骨目前市场认知度较高,所以作伪者会通过人工烙出花纹的方法,利用其它廉价的竹材将其仿制出来。[详细]

玩扇:保洁净防变形

与其他文玩类藏品一样,折扇除了能够供人欣赏以外,还可以在手中进行把玩。而在收藏家郭燕京看来,折扇作为一种怀袖雅物,如果急于求成,为了快出包浆而直接将其往着脸上蹭的话,对于扇骨尤其是留青扇骨来说乃是大忌。[详细]

折扇原是日本“舶来品”

折扇一般认为是北宋初从日本、高丽传入的,而高丽的折扇很可能也是来自日本。《宋史》记载,端拱元年(988年)二月八日,日本僧侣嘉因觐见宋太宗时献上桧扇20把、蝙蝠扇2把。而桧扇和蝙蝠扇都是折扇。据江少虞《皇朝类苑》记载,在北宋熙宁末年首都开封的著名市场大相国寺里,就有人出售日本制的折扇。当时,折扇在日本十分宝贵,数量不大,只有达官贵人才可使用。在明代中日贸易中,折扇同倭刀一样,是日本的重要货品,故明代人常将日本的刀、扇相提并论。那些主张实行海禁的官员甚至有“日本惟一刀一扇耳”之语。说法虽属片面,却也看出折扇在中日贸易中的地位。

明朝折扇大量传入欧洲

到明清两代,折扇成为书画、雕刻、刺绣、装裱、剪纸等艺术融于一体的手工艺品,充分发扬了我国民族传统艺术的特长。董其昌、文徵明等书画家在扇面上有不少佳作,使画坛上一时有小品胜于大品之说。折扇兴于宋代,这是肯定的。但在宋、元这段时间并非折扇的鼎盛时期。折扇的鼎盛时期在明代。明人陆深《春风堂随笔》中就说,折扇“永乐间始盛行于中国”。明代官绅所用折扇用料考究,扇柄刻镂精致,除刻诗词字画外,有的甚至镂空填以异香,柄下饰以玉坠流苏。同时也出现不少制扇名家。明代折扇不仅工艺水平高,而且具有鲜明的中国特色,当时已能大量出口日本,传入欧洲。

近、现代文人与折扇轶事

刘海粟与胡适之,当年一个被谴为“艺术叛徒”,一个被责为“文学叛徒”。有位钱化佛君,别出心裁地取一柄折扇,求刘画上山水,又请胡题几行诗,当时人们戏称此扇为“叛徒扇”。上世纪三十年代,某报连续刊出大幅广告:“陶朱公卖扇。”有人以为报上在宣扬那位以经商著名的越国大夫范蠡死而复生。其实不然。陶者,名画家陶冷月;朱者,书法家朱孔阳。陶作画,朱题诗,股份各半,搭档卖扇,一时门庭若市。画扇面最多的画家,恐怕要数任伯年了。他年轻时只是上海滩上一家扇店的画工,但仿造的名画家任渭长的扇面画,竟使任渭长自己看了都真赝难辨。任渭长收其为徒,精心栽培,使其成为一代大家。任伯年的扇面精品,到了徐悲鸿手中,徐叹服不已,以致钤上“悲鸿生命”那方意味深长的收藏印。 齐白石幼学木匠,38岁才开始读书学画。他的扇面多为大写意,笔墨豪放,色彩、形象对比强烈。但扇面上的蜜蜂、蚂蚁,则精细无比,栩栩如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