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%@ Page Language="C#" AutoEventWireup="true" CodeFile="index.aspx.cs" Inherits="News_zhuanti_NanJing_index" %> 文物铁证如山 历史岂容践踏

此次"名古屋事件"并非偶然。《拉贝日记》因正视南京大屠杀,日本全面禁映;大屠杀幸存者被诬做假证;历史教科书越改越黑……这种企图掩盖、隐瞒、歪曲历史的卑劣行为不胜枚举。没勇气与错误历史决裂,却热衷于无赖式的狡辩。

名古屋市长南京大屠杀言论不止一次:早有前科

据悉,河村隆之早在2009年9月15日的该市市议会上就日军南京大屠杀表示:"经过各种调查,我对至今为止所听到的说法深表质疑",他认为有必要对死亡人数等再度进行调查。
    因河村隆之错误言论,中国南京市政府宣布暂停与名古屋市政府的官方交往。就此,22日河村隆之召开记者会,再次宣称"所谓的大屠杀是不存在的。我不会收回我的言论。"

1994年,永野茂门声称南京大屠杀是捏造出来的。

1994年5月,时任羽田内阁的法务大臣永野茂门曾称,把太平洋战争"定为侵略战争是错误的"、日本是"为了解放殖民地以确立大东亚共荣圈"、南京事件纯属捏造。当时,日本高级阁僚接二连三地为日本侵略历史翻案,遭到亚洲各被侵略国强烈谴责后,他们又不得不表示收回"自己的失言,最后又不得不在一片反对声中辞职。有人形象地把日本右翼阁僚的愚蠢而有规律的行动,总结成捣乱三步曲:失言、收回、辞职。

石原慎太郎大放厥词称应正确验证南京大屠杀

据日本广播协会电视台报道,日本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曾在华盛顿发表讲演,谈及"南京大屠杀"时表示,"当时的日本军队不可能在6星期内杀死40万人",并主张日本和中国应合作对其进行正确的验证。
     讲演中,石原表示"并不是说战争中日本人没有在中国杀人,在南京也的确有过杀人行为。但是以当时日本军队的装备,不具备在6星期内杀死40万人的能力。"石原还说:"还有很多一级资料遗留下来,日本和中国应该合作进行对历史的正确分析及反省。"

战争的杀戮虽然已成为历史,但民族的心理创伤却仍在。名古屋市长否认南京大屠杀的言论蓄意歪曲历史,再一次严重损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,同时也引来中日两国社会各界人士的严厉谴责与声讨。

历史的事实,不容篡改。

日本屡次否认南京大屠杀这段历史是因为,战后日本的教育出了问题,他们不来反省战争,所以造成的结果是日本人觉得他不是一个加害国,是一个受害国。他们缺少一个深刻的反省。"
     在日本像河村的政治家,还有一些学者他们说了一些不负责任的话,或者是别有用心地造了一些谣言,就影响了日本群众的历史观,大部分人对这个情况不了解。日本这些狭隘主义者挑头误导,民众就不能正确认识这个情况。事实上,大量的人证,物证还有一些档案资料都证明了南京大屠杀是客观存在的,这是历史的事实,不容篡改。

南京大屠杀已经经过多方论证,铁证如山。

南京大屠杀已经经过多方论证,铁证如山。在中日四个政治文件及1995年"8.15"日本首相村山富市发表的"村山谈话"中,日方均就历史上日本对亚洲邻国的殖民统治和侵略,正式表示了深刻反省和由衷歉意。现任野田内阁也已经就河村言论表明立场,明确表示历史不容否认。河村仅凭其父在战后受到南京当地中国人的"善待"而质疑大屠杀的真实性,不但逻辑荒唐,而且缺乏起码的道德心和反思意识。

河村隆之应该认真学习历史,收回自己的发言并道歉。

白西称,他对河村市长在本月20日发表否认南京大屠杀的言论感到强烈愤怒。日本政府在1998年12月25日以外务报道官见解的形式发表消息,"原日本军队在进入南京城(1937年)后,发生了杀害平民以及抢劫的行为,这是不能否定的事实。"这表明日本政府承认"有过南京事件(即南京大屠杀)",日本国民也应该接受这一事实。
     河村市长应该认真学习历史,收回自己的发言,并向南京以及全中国人民坦诚地道歉。

南京大屠杀早已成为国际社会公开承认的定论,且作为专案已得到法律的认定。然而时至今日,仍有无知及无耻之徒妄图狡辩。文献记载、历史文物资料、幸存者等铁证不胜枚举,岂容别有用心之辈红口白牙百般抵赖?

 

这是一条侵华日本老兵的布质腰带,长92厘米,宽12厘米,腰带中间嵌有一颗铜钱。因为年代久远,铜钱已经锈蚀。腰带用白布缝制而成,上面密密麻麻缝满了针线。在腰带左侧,有一摊陈旧的血迹。这名日本老兵围上了这条"千人针"腰带,跟随侵华日军踏上了中国的土地,并且参与了攻打南京的战役。
战争结束后,他将这条腰带捐献给了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。

 

  在东史郎参与侵华战争之前,他的邻居们送给他一面日本军旗,军旗的右侧写着"天皇陛下万岁"的大字,左侧写着"武运长久七生报国东史郎君"的大字,军旗的其他部位则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邻居们的签名。据东史郎自己说,当年他就是扛着这面军旗,从南京中山门攻入南京城,参与了南京大屠杀。

 

这是一本残旧的证件,长20厘米,宽14厘米,上书"安居证"。这本《安居证》为日军南京特务机关于昭和13年(1938年)发放的第241286号安居之证,持证人为宋有贵,男,年龄43岁,证面主要内容大意为"宋有贵对日本帝国军队没有恶意",所以发放此安居证。在发放安居证的过程中,有一大批南京市民因此遭到搜捕,甚至无辜遭到屠杀。例如,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潘开明,就是因为拉黄包车,手上留有老茧,被日军从难民营抓捕出来,并被押往江边的煤炭港集体屠杀。因为被压在难民尸体下,才得以侥幸逃生。

 

是一片200余平方米的坡形地,其间交错重叠的累累白骨,黄色编号是儿童遗骨,红色编号是女性遗骨,蓝色编号是老人遗骨,其余遗骨为黑色编号。令观众震惊的是,这些遗骨有的身首分离,有的严重扭曲变形,还有的颅骨有明显的刀枪刺伤的痕迹,有的遗骨还残留着钉入人体的铁钉……
     67年前,侵华日军在南京制造了震惊中外的大屠杀事件,30多万同胞遇难。南京江东门一带是侵华日军集体屠杀的重要场所,也是遇难者遗骨丛葬地之一。

 

  一九三七年十二月,侵华日军陷城之初,南京难民如潮,陷城之初,南京难民如潮,相率出逃,内有三万余解除武装之士兵暨两万多平民,避聚于燕子矶江滩,求渡北逃。讵料遭日军日舰封锁所阻,旋受大队日军之包围,继之以机枪横扫,悉被杀害,总数达五万余人。悲夫其时,尸横荒滩,血染红流,罹难之众,情况之惨,乃世所罕见,追念及此,岂不痛哉?!爰立此碑,永志不忘。庶使昔之死者,籍慰九泉;后之生者,汲鉴既往,奋发图强,振兴中华,维护世界之和平。

 

一九三七年十二月,侵华日军屠杀我南京同胞达三十万众。仅此北极阁毗近之处,惨遭杀害者即达两千余人。其时,鼓楼至大石桥,北门桥至唱经楼,太平门,富贵山及蓝家庄的等地,伏尸残骸,盈街塞道;涂膏凝血,触目生哀。翌年一、二月间,罹难同胞之遗骸经南京崇善堂收殓,丛葬于此山之麓及近山之城根等处。爰立此碑,永志不忘藉勉后人,奋发图强,振兴中华,国运其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