宋陵故事--宋太祖自选墓地

  巩义西村镇浮沦村东南,孝西公路右侧,座落着宋太祖赵匡胤的陵墓——永昌陵。该陵墓像高大,墓前石雕栩栩如生巍峨壮观。据史料记载,这块坟地是赵匡胤生前自己选定的,并未经司 天监来揣度风水,点定穴位。

  赵匡胤出生于洛阳夹马营,小时候一直在洛阳生活,对洛阳有特殊的感情,把洛阳当作了第二故乡。他当上皇帝之后,便有衣锦还乡之想,想迁都洛阳。而且时时魂绕梦牵,怀念自己出生的地方。同时从国家安全方面考虑,东京形势也不如洛阳。东京地处平原,不仅无关塞山险可守,而且时时受到黄河泛滥的侵害。当时北方的少数民族政权还不断南侵,给刚刚建立起来的宋王朝 是一个严重的威胁。所以,赵匡胤在开宝九年(公元976年),派人到洛阳修建宫室,完善设施。同时带领群臣去洛阳考察,企图现场说法,说服群臣,同意迁都。可是以他弟弟赵光义为首的臣下,都不想迁都洛阳。因为他们大部分是后周旧臣,居沛多年,已建立了豪华的官邸和错综复杂的关系网。有的和地方豪绅勾结甚紧,形成了势力。如一旦离开沫京,就如虎落平阳。再说搬一次 家要花费大批钱财,所以极力反对迁都。但亦不敢明目张胆的站 出来进谏,便合伙想出了一个坏主意。开宝九年(公元976年)三月,赵匡胤带领群臣到了洛阳之后,就住在当年他住过的地方,并 在夹马营一带转游,回忆他儿时的乐事。当走到巷口时,他用鞭子指着这个地方对群臣说:“联忆昔得一石马,儿为戏,群儿屡窃之,朕埋于此,不知在否?”群臣就派人向下挖去,果然一石马在地下,又激起了赵匡胤对故里的眷恋之情。一些大臣怕赵匡胤真的要迁都,便派人在赵匡胤住的地方闹神闹鬼,扰得赵匡胤 日夜不宁。加上整天阴雨不断,道路被冲坏,运往洛阳的粮草给养也迟迟不到,大家吃饭也发生了问题。臣下纷纷向赵匡胤进谏,说是天意不让迁都,如果勉强,便会天降灾祸,危及社稷,悔之晚矣。不如仍都摔京,可把洛阳作为陪都,等待天时地利,到时迁都亦不为晚。面对这些情况,赵匡胤也心中明白,只好起驾回沛京。

  车驾在凄民苦雨中向东进发,赵匡胤心情十分沉重。他考虑的不仅仅是对洛阳的眷恋,他担心的是他百年之后,如果北方异族入侵,宋朝江山是否保住。车驾经过巩县,赵匡胤就带戒更衣, 去祭奠他的父亲赵弘殷,当他步入永安陵园,想起跟随父亲在洛阳的战斗岁月,如今自己当了皇帝,连回洛阳尽孝道也不可能,不仅思绪万平、荡气逼肠,悲痛欲绝,葡伏在父亲陵前,捶胸顿足 的放声大哭,跪在他身后的大臣们连大气也不敢出。赵光义劝哥 哥节哀顺便。赵匡胤祭奠了父亲,便登上阈台,面向西方,迎着落日的余辉,阴风嗖嗖,砭人肌肤,思前想后,不觉又潜然泪下。 他拿起弓,搭上响箭,对臣下说:“我生不能居西京,死当葬此地。” 说罢拉满弓,箭弦直向前飞去,射在今墓地上。“我死后就把我葬在这个地方”,赵匡胤说罢,便黯然走下阈台。

  赵匡胤回到开封以后,总觉得没有迁成都是终生最大的憾事。这年十月,他便在“烛影斧声”中死去。第二年四月(公元977 年)赵光义根据他哥哥的遗旨,葬于此地,陵名“永昌”。

  擅移皇堂的故事,早已参政的刘皇后组织了真宗的丧葬。任命宰相丁谓为山陵 使,蓝继宗为山陵副使,负责修建山陵,准备丧葬一切事宜。这 时宫中有个很有权势的太监雷允恭,在宫内任入内押班,是刘皇后的亲信,想趁修建皇陵的机会捞一把。便对刘皇后说:“你和先 皇乎日待我很好,现在先皇升天了,我不能效力陵上竟不愧心”? 刘皇后知道他平日恃势骄横,不同意他去。便说:“我怕你出去闯祸,对你对我都不利,你还是留在宫中吧”!雷允恭听了假抹眼泪, 向刘后哭诉说:“我跟皇后多年了,连一次出去的机会也没有,这 次再不让出去,恐怕以后就没有机会了”。说罢痛哭流涕,长跪不起,恳求再三。刘皇后没有办法,就委任他为山陵都监,让他去见丁谓、蓝继宗。他分别给丁、蓝二人各送了一份厚礼。因为 是太后派遣,二人平素走刘后的后门时,很得雷克恭之力,特别是丁谓,就是勾结雷允恭等一班内侍,才爬上宰相宝座的。所以 二人就派专人备车骑,将雷克恭送往巩县皇陵工地,让他领修皇 陵,并负责打造殉葬用的金银玉器。雷允恭得了这个肥缺,便为所欲为起来,他勉扣数万余修陵军工的粮响,将打制好的殉葬用的金银玉器也盗走了许多,整天 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。有一天他在工地上见到司天监邢中和,邢  中和对他说,如果把皇堂再向上移百步,就同汝州秦王坟的风水一样好,有利于皇上子孙繁茂。雷允恭问,这样好的风水宝地为何不用?邢中和说是怕下边有碎石若水,建不成皇堂。雷允恭心想这是拍马升迁的好机会,便对邢中和说,先帝只有一个儿子,如果这个地方风水好,能使皇上多子孙,就应该用。邢中和说移动皇堂是个大事,报上去再批下来,恐怕就误了建造的时间(按礼制皇帝死后七个月内就得安葬)。雷允恭说,你们现在就改在上边 招皇堂,我去东京请示刘后。雷允恭乎日专横跋扈,谁敢惹他,只好舍弃旧穴,另开新穴。

  雷允恭到东京向刘后汇报了此事,刘后一听大惊说:“皇堂乃是朝廷所定,谁敢私移?你闯下大祸啦!”雷允恭说:“只要有益 于皇室子孙,谁也不敢反对。”事已至此,刘后只好叫他快去找丁谓商量,丁谓明知不能这样办,但为了讨好刘后和雷允恭,表示 同意另开新穴。挖了数日,果然下边出了一层碎石如流沙,边挖边塌方,工程进度很慢,后来竟挖出水来,工程被迫停止,监工 连忙将此事向山陵使禀报,丁谓却迟迟不向刘后汇报,也不采取 措施。过了多日,不见朝廷派人处理,在工地的将官都着急了,便推举入内供奉官毛昌达会开封,直接向刘后参奏。刘后急忙派人 去找丁谓,丁谓在相府饮酒作乐,迟迟不应召。刘后发怒了,便派入内供奉官罗崇勋来巩县拘审雷允恭,又派开封府吕夷简、龙图阁学土鲁宗连二人视察皇堂,并决定废弃新穴,仍在原来的地 方建皇堂。

  雷允恭私移皇堂,引起了朝廷上下的纷纷议论,刘后因此也受到非议,她很生气,决定处理雷允恭,以维护她的尊严。谁知 经过审讯,雷允恭不单单只是移皇堂,而且他又以权谋私,勾结 丁谓盗窃了许多金银玉器,这大大刺伤了刘后的心,便下令将他杖死巩县,将他的弟弟发配格州编管,抄了他的家,抄出了许多 金银财物,又将邢中和发配到沙门岛。根据雷允恭招认,丁谓是他的同伙。而且丁谓在修陵中,依仗权势,敲诈勒索,收受贿赂,损公肥己,也应杖死巩县。可是丁谓是个拍马屁的行家,他曾亲手将寇准胡须上沾的饭粒拿掉,虽 经寇准斥责,但以后此术越来越妇熟。每到刘后宫中,总要说上 许多奉承话,甚至为刘后捶背捏脚,深得刘后青睐,让他当上了宰相,所以太后不忍心杀他。怎耐这次私移皇堂案情重大,所以 刘后先放出了要杀丁谓的风。丁谓赶紧给刘后送了一份重礼,又 让自己的亲信冯拯去刘后处说情。冯对刘后说:“丁谓是您的脖臂,如果杀了他,谁再如此孝敬您?况且如今正是先帝的丧期,在这 时杀大臣与国与民都不利,不如留他一条活命。”刘后巴不得有人 来说情,便难了冯拯之奏,罢了丁谓的宰相职务,贬至崖州作司户参军。私下许他停一段时间再调回东京。这个决定尽管许多大 臣不满,但都慑于太后的权威,敢怒而不敢言,不过丁谓这个拍 马溜须的家伙终于下台了。
责任编辑:小明

扫描此二维码,分享到微信

利来国际娱乐版权与免责声明:

一、凡本站中注明“来源:利来国际娱乐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,版权均属利来国际娱乐所有,转载时必须注明“来源:利来国际娱乐”,并附上原文链接。

二、凡来源非利来国际娱乐的新闻(作品)只代表本网传播该信息,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。

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见后30日内联系邮箱:chief_editor@wenwuchina.com

相关推荐

月度排行

新闻速递

专题视点MORE

原创推荐MORE

精彩图片MORE

精彩视频MORE

论站新帖MORE

新浪收藏 | 出山网 | 中国艺术网 | 书画圈网 | 东方艺术媒体联盟 | 辉煌艺术网 | 大河艺术网 | 中艺网 | 环球文化网 | 华夏收藏网 | 文物出版社 | 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
北京文网 | 腾讯儒学 | 东方艺林 | 贵州收藏网 | 中国经济网 | 广州利来国际娱乐 | 华夏艺术网 | 中华汝瓷网